返回

第九十四章 鬼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“哼……怎么好事情都轮不到我,这种跑腿的活全是我干?比试看不了,还要走这么远的路,来叫这劳什子枯荣观的人。”

    随手抓起一根山道上的野草,公孙鱼一边用手撕扯着,一边埋怨道。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,公孙鱼就被吩咐去一趟枯荣观把观主请来双鱼峰,他心里惦念着今日几场好看的比试,加上这山路难行于是就埋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蒲三更参加试剑大会,枯荣观的人本应前去助威的,但场上却未曾见到一个枯荣观的人,如果不是抽签时观主夫人陪蒲三更来过一趟,裁决长老都要质疑蒲三更是不是枯荣观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秋水十六处福地老死不相往来的事情多得是,像是白驹观因为不喜玄武阁的做派,这次就也只派了一名弟子前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人情大多都会淡漠,几处大福地还好,一些小福地可能数百年都不见一次面,不要说淡漠,没有生出嫌隙就不错了,所以弟子孤零零的参加比试,这种事情大家这些年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只是蒲三更今年成绩这么好,如果不派人去通报一声于情于理也说不通,所以就派了公孙鱼前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黏糊糊的?”

    刚刚抓野草的手突然传来一股粘稠感,公孙鱼一边疑惑一边起手。

    “血?”

    看着手里有些发黑的血迹,公孙鱼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自幼在仙府长大,一些流血争端也见得不少,公孙鱼倒不至于见到血就慌了神,他反而一脸警觉的拔出腰间的一柄短剑继续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山间走兽很多,就算看见了血迹也不一定是人留下来了,想要弄明白公孙鱼也只有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枯荣观所在地阴湿异常,通完山上的石板小路都长满了青苔。

    公孙鱼边走边用鼻子嗅了嗅,发现空气里还夹杂着一股腐烂发霉的气味。

    而他越往上走,这股腐烂味就越重。

    终于公孙鱼望见了枯荣观头漆迹斑驳的门匾,上面写“枯荣观”三个古朴的大字。

    正当公孙鱼要松一口气时,枯荣观前的一幕让他面如死灰——从观门口到关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枯荣观的弟子,断肢残骸到处都是,几只山间野狗正呜咽着啃食地上的死尸,见到公孙鱼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嘴里骨肉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脸色煞白的公孙鱼努力的保持着冷静,他从怀里抽出一张传音符,咽了口口水,等那头传出了声音才颤抖的说道:

    “枯荣观出,出事了,到,到处都是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孙鱼传音几乎跟李云生的质问发生在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下一刻阁楼之上的长老,包括大先生跟代掌门都得知了这个消息,一股铺天盖

第九十四章 鬼棺-->>(第1/3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