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七七零章 回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寒风刺骨,冰天雪地,转眼又到了第二年的冬天。

    安知容如愿以偿,乘着方不为为长子举办百日宴的机会,见到了陈心然。

    已为人母的陈心然少了几分英气和锋芒,多了几分婉约与大气。

    没出方不为所料。

    既便是鼓了大半年的勇气,见了陈心然,安知容还是说不出一句利索的话来。

    直到陈心然将儿子齐(方)常志放在了安知容的怀里,安知容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方常志,很塑料大米通的名字,是方世齐按照族谱起的。

    长子百日,方不为自然要大宴宾朋。

    整个许氏酒楼都被包了下来,足足摆了五十多桌。

    本来没这么多人,但今年司徒美堂将筹饷大会整整提前了两个多月,所以参宴的宾客才会这么多。

    因为过几天,方不为就要回南洋,正式接任四海堂山主之位,做为长老的司徒美堂和黄三德自然也要参加。

    方不为已决定,接任之后,再在星洲过个年,他就会回国续职。

    一场酒,从上午喝到了黄昏。

    参宴的宾客自然有礼堂的弟子照料,方不为陪着司徒美堂和黄三德在二楼喝茶醒酒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的这个时候回国,并不是好时机!”黄三德又劝了方不为一句。

    这近一年来,国内的局势诡谲莫测,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。

    国内各阶层,各地方军阀已渐渐无法冷视中央政府对日不断妥胁,步步后退的投降策略,更无法忍受委员长不思抗日,步步蚕食地方军阀,屡屡挑起内战的举动,地方事变频发。

    五月份,国民党元老,右派代表人物,委员长的政敌之一,胡汉民先生在广州逝世。

    两广军阀最大的靠山倒了,委员长怎可能看不到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他派代表吊丧之时,要求陈济堂将广州军政两权利交还中央。

    陈济堂决定先发制人,联合桂军李宗仁,白崇喜联合发表通电,成立抗日救国军西南联军,声称欲率部北上抗日。

    “力国家雪频年屈辱之耻,为民族争一线生存之机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广誓师大会上,陈济堂将军宣告的誓词。

    “不问中央抗日不抗日,但一、四两集团军就地改为“国民革命抗日救国军……北上抗

第七七零章 回国-->>(第1/3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