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九章 又被咬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洗漱一番之后,我跟着安烈离开了别墅这边。

    本以为安烈会带我去安琪居住的别墅之类的地方,谁知道他直接带着我走出了庄园,来到了庄园后面半山腰处的一座山洞前。

    在这山洞前,眼镜男和光头青年都在,一个冷冰冰的看着我,一个眼神喷火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眼镜男的眼眶也是青肿一片,而光头青年更是鼻青脸肿跟猪头似的,简直没法看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回头咱俩得好好切磋切磋了!”眼镜男眯着眼睛,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,眼神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“老二你靠后等等!”

    光头青年瞪着我,呲着牙说道:“因为你,老子昨天挨了三次揍,等会咱哥俩好好练练!”

    我很是无语的看着这哥俩,瞥了安烈一眼,无奈说道:“你带我来这里,就是准备看我挨揍的?”

    安烈耸耸肩,有些无奈的对他们俩说道:“老爹和爷爷还在里面等着呢,你们要是想揍他的话,我是没什么意见,但是也得等他从里面出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安烈轻轻的推了我一下,对我轻声说道:“小妹也在里面,情况不太好,只有靠你了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我被安烈的话弄得有点迷糊了,刚想问安琪怎么了,洞穴内传来安崖天不耐烦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周岩那小子来了吧,来了就赶紧进来,别磨蹭!”

    安烈他们哥仨示意我赶紧进去,我怀着疑惑的心态,走进了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洞穴内明亮,通道两旁都有类似夜明珠的东西照明,拐了两个弯之后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足有百余平方的空间,有一个方圆数米的池子,池子里的水是鲜红色的,看上去跟鲜血似的,淡淡的腥气弥漫洞室之中。

    安琪此时就盘坐于血红水池之中,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,像是睡着了似的。此时的她消瘦了很多,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血池边,除了安崖天之外,还有个身材魁梧的老人,同样是光头,胡须雪白,但是皮肤光滑,看不出丝毫的老态。

    安崖天在光头老人的耳边低语几句,老人瞥了我一眼,眼神深邃。

    “周岩,宗毅知不知道琪丫头研究那张羊皮卷的事情?”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安琪的爷爷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,愣了一下,点点头,老实的回应说道:“我告诉宗叔了,宗叔让我不要让安琪继续研究,我就给拿回来了!”

    老人挑了一下眉头,哼了一声,自语道:“宗毅,等你从岭南回来,老子再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忍不住问道:“安琪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问,安崖天一瞪眼,喝道:“还不是你小子害的,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老人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安崖天的脑袋上,吼道:“要不是你让琪丫头去茅山学什么狗屁道术,她能跑到宗毅那边去?她要是不去宗毅那边,能遇到这小子?遇不到这小子的话,琪丫头怎么会因为那张羊皮卷反噬……说起来都是你的错,你还有脸怪别人?”

    安崖天被老人喷的满脸唾沫星子,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安家这种火爆的脾气,真的会遗传的,安琪的那个光头大哥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训斥了安崖天一顿之后,老人看着我,沉声说道:“琪丫头的情况比较特殊,需要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“帮什么忙

第十九章 又被咬了-->>(第1/3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