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五章 越过边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斥火聚幽冥之气,施以禁咒,焚尽万物。施咒者,须集万恶于己身,盛邪灵,败正念,汇众妖之力以驱使,故其必为群魔之首者也。

    ——《天人杂记·魔篇》

    议事过后,星垣没有直接回紫微宫,而是独自来到银河之畔,继续翻阅从勾陈一那里换来的那卷书简,不知不觉中就已到了傍晚——天界的傍晚,众星皆归入本宫,太阳的车辇从人间归来,银河之畔,云霞斑斓,正是一天最华美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么美的景色,却只顾埋头读书,你不觉得辜负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勾陈一的出现总是那么突然,星垣的心中倏然一动。

    他收起书简,抬头望了望北岸的那个星官,浅然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勾陈一也怔怔地望着对面,愣了好一阵,才回过神来,“喂,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星垣仍保持着微笑,“你刚才,不是也没说话?”

    勾陈一的目光转向别处,“都是因为你一直对着我笑,我这才忘记了自己该说些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他似乎在责怪对岸南斗星君的笑容。

    星垣却始终弯着的唇角,上扬的弧度愈加明显,“你今天不用捡星屑么?”

    勾陈一别扭地歪着头,“不是有人不喜欢么,这份工作不做也罢。”

    星垣垂下眼睑,莹亮的紫眸注视着那泓粼粼的银波。

    “陪我去上游走走吧。”勾陈一发出邀请,打破了沉默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星垣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七色云霞映着柔和的光,星垣与勾陈一,一个走南岸,一个走北岸。中间的银河,不宽不窄,不深不浅,自西向东,静静地流淌。无人知道,它将要流向何处,也无人知道,它的源头在哪儿——历来都是如此,无穷无尽,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“多么漂亮的风景啊......”勾陈一不禁感慨,“仿佛亘古以来从未变过。然而每天又只有太阳辇经过的时候才得一见。瞬间与永恒,大抵如此吧?”

    星垣笑笑,“纵使我们经历了上亿年的岁月,于这永恒的宇宙,也不过一个刹那而已。人间的万物生灵都将长久的希望寄托于我,而我能给予他们的,终究只是匆匆一瞬。可即便是这短短的一瞬间,也仍为他们所珍惜、所贪婪。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何如此,但我想,如果失去了瞬间,那么永恒也就没有意义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河对岸的勾陈一突然站定脚步,星垣又往前走了一小段才回头发现他,“怎么不走了,累了?”

    云霞的颜色渐渐变暗,太阳辇循环一周,天界的夜幕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勾陈一的异色双瞳左红右蓝,他的目光在这幽深的夜中愈显深邃,“我说你啊......真的很喜欢人间吗?”

    星垣认真地点点头,“恩,真的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喜欢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楚。不过,正是因为有人间美好愿望的寄托,我们才获得了力量。我时常在想,那些拥有美好愿望的人,究竟是怎样的呢?人类的情感,我也很向往呢......”

    紫衣星君心口的那颗星砾,在夜色的衬托下,一跳一跳地闪着光,如同心的跃动。

    勾陈一嘴角微勾,忽地一脚跨进银河!蹚着及腰深的河水,走到星垣面前。

    星垣瞪大眼睛,瞧着这个行为出格的星官,“喂,你这样、不就越过边界了吗?!”

    没有两方君主的许可,南天和北天的星官均不能越过对方的边界。

    “越过边界?”勾陈
第五章 越过边界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